来源: 作者:郑超前

王欣出狱了。

2月7日下午消息,快播创始人王欣已出狱,回到了自己家中。王欣2014年8月被捕,2016年9月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屈指一算,正好是今天。

而就在不久前,他一手创立的快播公司刚过了10周岁生日。

十年,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产业,已经足够跨越几个时代。

快播诞生之时,正是在线视频产业的爆发期,土豆、优酷、酷6、56、6间房……家家都在一边掘地三尺找钱付带宽费,一边千方百计搜罗更多资源。版权意识在当时是个模糊的概念,数以万计的中、小型视频站源源不绝地提供盗版内容,用户上网随意就能搜到大把BT种子和磁力链接,没几家视频网站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家网站是干净的。

事实上,在这样的环境下,洁身自好几乎是自断生路。当网民宁可上网寻找枪版也不愿进电影院时,大型视频网站真要守着规矩下架所有违规内容,只会被竞争对手抢走所有用户。

在这场盗版竞赛中,快播凭借技术优势,抢在了前面。

1980年3月12日,王欣出生于湖南郴州一个普通的矿工子弟家庭。从南京邮电大学毕业后,他加入深圳市龙脉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负责技术研发,凭借过人的产品天赋,迅速成长。2002年,这个年仅22岁的小伙子踏上了创业之路,成立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一度获得盛大的收购邀约。但最终盛大上市了,点石却倒闭了。

2007年,王欣再次出发,成立了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在深圳一个仅有10多平米的民房中,王欣和他不到5人的小团队打磨出了他们理想中的“万能视频播放器”——快播(Qvod)。

当其他视频网站苦于带宽限制时,快播的编解码技术和P2P技术,把带宽的需求降到了其他人的百分之一。在网络不发达的情况下,快播给用户提供了流畅在线观看视频的体验,边下边播、快速缓冲、BT种子在线播放等等功能让网民们爱不释手。

而对于中小型电影网站来说,快播帮助他们以很少的带宽承载更多的用户,站长们自然也愿意推广。那时候,用户在各种小电影站上观看电影,都会被提示下载快播播放器。而这些中小型影视站吸引用户的王牌,就是免费的盗版和色情电影。

电影网站的赚钱方式主要是联盟广告,一个日独立IP在1万左右的电影站,靠广告联盟每个月至少能赚到2万元;带有成人色彩的广告收益更高,能达到1000IP/40-80元。

在这种情况下,快播难免染上异样色彩。渐渐的,宅男们对于快播的认知从早期的技术型“看片神器”变成了福利型“宅男神器”。朋友间提到快播,脑海中一定会联想到令人血液沸腾的画面,以至于后来大家只会相视一笑,露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食色性也,黄色内容永远是用户的刚性需求。快播上线3个月,就被数千家网站使用,每日使用人次达到600万;截至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而当年中国网民总数才有5.38亿。鼎盛时期,央视《焦点访谈》称其用户规模在4亿-5亿之间,相当于国内同行之和。

在海量用户的支撑下,快播迅速实现盈利。快播的主营业务包括三部分,广告和搜索引擎、快玩游戏、以及机顶盒的销售。从2012年至2014年3月,快播公司营业收入为5.4亿元人民币,其中快播广告收入占到61%,快玩游戏为38%。

快播模式被证明可行,后来者开始效仿。2011年2月,推出了百度影音,模式跟快播一模一样。

如果大家都这么玩下去,支付高额版权费的视频网站就不用活了。

2013年11月,、、乐视、优酷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快播的盗版采取技术反制和法律诉讼。一个月后,国家版权局认定,百度影音和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予以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28日下午,百度影音就彻底关掉了P2P服务器,转型原创正版内容。

百度影音及时收手了,但王欣却试图扛过去。

如果完全剔除盗版影视和色情内容,快播就必须完全关闭P2P点播技术,从技术转型原创正版内容。如此一来,快播就会成为视频网站亏损大军中的一员。百度家大业大,但快播除了播放器,几乎一无所有。

杜月笙曾经对朋友说,你原来是条鲤鱼,修满500年跳了龙门;而我原是一条泥鳅,先修1000年才能化身为鲤,再修500年才有跳龙门的资格。如果我们两个同时垮掉,你还是鲤鱼,我呢,却又要变回一条泥鳅了。

没有人知道王欣经历过怎样的思想挣扎。但在一次商谈投资中,投资方曾询问过快播存在的版权隐患,王欣给他的答案是:既然国家没有明文禁止,那就是允许的。

一念之差,最终给快播招来灭顶之灾。

2014年,快播成了“扫黄打非·净网行动2014”专项行动锁定的重大目标。4月22日,大批警察突然进入快播深圳总部,控制公司核心人员,并查封所有电脑。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随后通报,快播公司在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过程中,存在传播淫秽色情内容信息的行为,且情节严重。2014年8月8日,王欣被刑拘,涉嫌罪名为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王欣的思维始终停留在技术从业者的角度。在庭审中,他也固执的强调“技术无罪”这个概念,甚至用犀利言语说的法官哑口无言。

不得不承认,王欣是个出色的产品经理,一切从用户需求出发。他的逻辑是,反正用户不用快播也会去找片看,那我就用技术让他们看得更方便。

然而,技术无罪,使用技术的人却可能犯罪。淫秽视频通过快播在互联网上大肆传播是不争的事实,盗版泛滥侵害了版权方的利益也是事实。王欣的逻辑再清晰、庭辩再精彩,在法律面前,只不过是狡辩而已。

转眼三年过去了。这三年内,扫黄打非办不断开展“净网活动”,严打制售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网盘中的涉黄视频都变成了“8秒教育片”,主流视频网站再也找不到大尺度内容,色情视频只能流窜于微信群、、QQ群等社交平台,“稍一露头”就会被迅速打掉。

仅2016年5月,微信就封禁违规色情群4248个,处理违规帐号13336个。2017年9月,微博正式上线旨在通过网友举报方式处理涉黄信息的微博监督员体系,目前监督团队已经拓展至2000人。截至去年12月份,监督员共有效举报涉黄信息343.3万条,关闭涉黄账号过千。

尽管宅男们仍旧疯狂地需求色情内容,但这个产业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明目张胆了。

快播在莽荒年代崛起,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经历过一次失败后,37岁的王欣不要重蹈覆辙才是关键。

祝愿王欣继续做个优秀的产品经理。毕竟,我们都欠快播一个会员。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