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侨网11月3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0月31日晚,法国国会议员陈文雄在巴黎十三区法国潮州会馆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十三区即将开业的“游戏俱乐部”(Salle de jeu)问题发表看法,并答记者问。

  陈文雄表示,很多当地华人把这个游戏俱乐部定义为赌场,但实际上这不是赌场。游戏俱乐部与赌场不同,游戏俱乐部内不设老虎机、轮盘和黑杰克等赌博性的游戏,跟赌场的审批要求也不一样。

  他解释,6月19日内政部通过这个游戏俱乐部的申请。大家需要了解的是,内政部审批是否通过,不需要经过十三区政府的同意。“十三区区长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如果该项目对当地的生活环境有影响或者有什么危险产生,我们会要求取消这个批文。”然而据目前情况来看,该项目很难直接取消。俱乐部会进行3年试营业,从其注册日即2018年1月1日开始算起至2020年底,若在试营业期间对当地产生严重的治安影响,经部门审查后或将关闭。

  陈文雄对于群众最关心的安全问题做出解释。他说,“十三区的治安一直以来都是政府高度重视的问题。至于该游戏俱乐部是否会导致治安恶化,我认为不会有太大影响。游戏俱乐部审批也是经过严谨的流程,对俱乐部的安全问题、管理和培训都有很高的要求。俱乐部本身拥有安全部,也会聘请安保人员确保俱乐部周围环境的安全。”

  在问到陈文雄本人对于这一事件的看法时,他表示,内政部在不告知十三区政府和当地警方的情况下通过该项目审批,他不赞成。在当地开设俱乐部等事件,应该参考当地区长和议员的意见,毕竟他们才是更加了解当地情况的人。不过,他认为该俱乐部可以试营业。以前巴黎各地也有开过类似的游戏俱乐部,但大多都是因为经济问题或者缺乏管理才关闭的,几乎没有出过安全问题。目前还在营业中的一家游戏俱乐部位于八区,开业时并未遇到类似的强烈反对。

  到目前为止,陈文雄议员已经收到巴黎十三区5000多居民联名签署反对开设游戏俱乐部的请愿书。他将于11月13日、16日分别会见13区警察局局长和内政部代表,并对该问题进行进一步探讨。(张雨滴)

  广州11月4日电 (记者 程景伟)11月3日至5日,北京古天一拍卖公司2018秋季拍卖会巡回展览在广州番禺区梅边竹外楼举办,展品包括古代玉器、漆器、竹木雕刻、文房杂项、金铜佛造像等一批艺术珍品。

  展览现场,一件清乾隆白玉雕饕餮纹花觚尤为引人瞩目。据了解,花觚是仿青铜器造型的一种陈设器,出现于清初,主要盛行于顺治、康熙、乾隆时期。此次展览中的白玉花觚以和田玉籽料雕琢而成,造型仿古,形制端庄典雅,周身有出戟,并雕饰兽面纹,是一件具有典型清代宫廷造办处风格的玉器作品。

  该拍卖公司负责人介绍,这件白玉花觚应在清朝末年或民国时期流散至英国泽西岛,辗转近百年后终于重回中国展出。

  此次展览的藏传佛教艺术品,来自台湾“宽以居”,汇集了金铜佛造像、唐卡及法器。众多拍品来源清晰,传承有序,有明确的交易记录,早年间购买于纽约、伦敦、巴黎苏富比及佳士得拍卖行,有些还进行过公开展览,著录于各类专业书籍中。

清乾隆白玉饕餮纹出戟花觚 程景伟 摄清乾隆白玉饕餮纹出戟花觚 程景伟 摄

  其中,一尊13世纪尼泊尔马拉王朝的铜鎏金莲花手菩萨,为近几年拍卖市场上少见的尼泊尔佛造像。鎏金部分剥落,露出暖色的红铜质地,人物身体呈优美的S形立姿。菩萨头戴五叶宝冠,花叶装饰华丽,嵌以各色宝石,正中叶片上饰以兽面,宝冠下沿使用菱形的青金石整齐排列镶嵌,两侧耳旁系有扇形花结。菩萨脸型方正,五官轮廓清晰,细长的白毫嵌以松石。颈饰、臂钏、手镯、璎珞、腰带、指环等饰物均有当时流行的十字花形,配以各色宝石镶嵌,与极简的衣饰形成强烈对比。

  广州巡展结束后,这批艺术品将前往厦门、成都巡展。古天一2018秋季拍卖会将于12月5日至8日在北京金茂威斯汀大饭店举行,届时巡回展览中的所有艺术品都将进行公开拍卖。(完)

  新华社沈阳11月9日电(高爽)随着“双十一”临近,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与沈阳市工商局共同召集电商企业座谈,要求各电商企业依法合规开展网络集中促销活动,维护广大消费者和网络经营者合法权益。

  本次座谈会重点强调落实两项举措,一是电商企业不得利用格式合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二是电商企业应依法落实广告审查主体责任。

  依照举措,电商企业在使用网络合同格式条款时,不得免除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消费者财产损失的责任;经营者不得随意变更、终止和解除合同;不得要求消费者承担依照法律法规不应由消费者承担的责任;不得含有消费者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排除等内容。

  同时,电商企业不得存在错误广告导向,应杜绝出现禁止发布广告的商品或服务;加大日常检查力度,对相关部门告知的违法广告和自查发现利用其信息服务发布、展示或链接的违法广告,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等技术措施和管理措施予以制止。

  沈阳市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梁爽表示,随着本地电商整体交易规模的快速提升,电商企业的成长发展已进入高涨期。“双十一”期间,依法合规开展经营活动是基本要求,同时,电商企业应抓住机遇优化完善自身平台服务,从而赢得更多消费者信赖。

很多海外参展商展示了它们对“消费升级”的理解。

  “不用会做菜,只要照着我们的菜谱,把原材料、调料放进锅里,选择对应的烹调模式,很快就能吃到地道的家常菜”;“试试看,试试看,没有任何添加的混合果汁,味道是不是平时不一样”……进博会上的那些消费品展台大多人气爆棚,有的参展商为了展示自己的商品,甚至拿着麦克风站在展台上,有的还请来了“网红”或“直播达人”,手把手向参观者操作展品的奥妙。

  11月10日,进博会迎来首个团体观众参观日。相比专业观众,团体观众中有很多是“看热闹”的普通消费者。那么,哪些产品值得一看呢?

  记者现场走访发现,很多海外参展商带来的都是非常接地气的展品,而且他们对“消费升级”的理解对应的不仅有个性、健康、安全等人们已经熟悉的消费升级“标签”,更有“懒人经济”、“单身经济”等“新概念”。这些,或许能成为普通观众的“心头好”。

  “懒人经济”受追捧是记者的第一个感受。展馆里,很多主打烹调功能的韩国小家电受到参观者“围观”,虽然品牌不同、功能也有所差异,但关键词一致:简单。比如,一款名叫“敖乐多”的料理机打出“一箭四雕”的旗号,工作人员演示,无需使用其他烹饪厨具,只要将菜肴的原材料和调料放进料理机中,选择特定的烹调模式就能完成菜肴。同时,料理机也可以完成研磨、榨汁、搅拌等其他功能。为了证明料理机的实力,这名工作人员还现场烹调了红烧肉,看起来色香味俱全。一名来自河南的参观者表示,市场上的料理机并不少,功能各有侧重,但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很多人希望有操作更简便的家电,“至少对我这个不太会做饭的人来说,对这样的料理机是有兴趣的。”

各种料理机很受欢迎

  很多大家电也对“懒人经济”做出了诠释。记者注意到,不少进口品牌的冰箱都推出了功能集合。比如,倍科在冰箱门上集合了一个红酒柜,而打开冷藏室的大门,内侧还有一个纯净水饮水口。展台工作人员说,冰箱具备净水功能,可以与家用进水管连通,而这个纯净水饮水口能实时供应冷冻净水,这能方便很多爱喝冻水的消费者。至于红酒柜,则能满足不同家庭的布局需求,“有的家庭喜欢独立的红酒柜,但有些家庭可能觉得有些累赘,合二为一更加紧凑”。无独有偶,美国通用家电在冰箱门上设置了一台专业的胶囊咖啡机,或许能成为咖啡爱好者的心头好。展台工作人员还说,除了与胶囊咖啡兼容、可以随时提供专业水准的热咖啡外,冰箱门上的咖啡机也具备净水功能,可以随时为消费者提供冷热净水。

多功能冰箱吸引了很多参观者

  另一个受追捧的是“单身经济”。在虎牌展台上,容量不过1.5升的“迷你”电饭锅很受参观者关注。展台工作人员说,现在小家庭比较多,还有“单身贵族”或者“轻食族”,他们对米饭的需求量比较小,但按照传统电饭锅的工艺,很难做好小容量的米饭,而虎牌做到了,所以很受小家庭和单身人士欢迎。

参观者拿起迷你电饭锅的内胆端详

  无独有偶,一些品牌还推出了“迷你微波炉”“迷你洗衣机”“迷你冰箱”等产品,大部分参展商都表示,这些产品虽然体积小了,但功能与常规产品一致。从进博会的展出效果看,询问详细信息的客商不少。

  记者从部分采购商处也发现,“单身经济”已经在市场上展头露角。阿里巴巴是此次进博会的“大买家”之一,根据旗下天猫的数据,在网上迷你微波炉和迷你洗衣机的购买人数增长最快,过去一年分别增长980%和630%。天猫还发现,近两年功能细分的迷你家电“新物种”不断诞生,其中表现最突出的是迷你语音智能音箱,今年销售增长量为16000%。因为“一人份”商品的出现,家的模样也悄然改变:2018年迷你冰箱购买人数同比增长超过33%,这类冰箱常常放在卧室,用来冰镇酒、水果和面膜;还有迷你投影仪的销量也很可观。

  面对进博会上海外品牌全方位展示的“消费升级”,不少专业人士认为,这也体现出进博会另一个重要的意义:推动中国企业升级。

  天猫总监王丹认为,中国单身群体是拉动消费升级的主力大军,这个趋势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商品越来越小,功能越来越细分,是眼下我们正在经历的时代的缩影,也是消费者和大数据推动生产的生动案例。”

  中传-京东大数据联合实验室副主任、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顾洁认为,进口品牌带来的新产品技术、新产品理念,也会推动国产品牌的技术进步,提升国产品牌的出口。他说:“以开放倒逼国产品牌不断创新,是未来发展的必然之选。”

  客户端北京11月6日电(记者 上官云)1982年,由杨洁执导的《西游记》正式开拍试集《除妖乌鸡国》。历经六年光阴,一共拍了25集。它几乎年年重播,成为观众心目中当之无愧的经典之作。

王崇秋供图

王崇秋供图

  36年后,也是在杨洁导演去世一年多以后,她与丈夫、82版《西游记》摄像师王崇秋合著的《敢问路在何方:我们的西游记》出版了。王崇秋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详尽讲述了当年拍摄的幕后故事。

  也许,这些细节能够说清,一部只用一台摄像机完成拍摄的《西游记》,到底好在哪里。

  细节一

  “有人认为,‘人情味’三个字与《西游记》这个神话故事无缘。错了!无论什么戏,若是失去了‘情’,就没有了灵魂。”

  ——杨洁《敢问路在何方》

  人人都觉得,神话剧的特点是“玄幻”,但在《西游记》里,不管是人、妖还是神仙,都仿佛多了一丝人情味。这正是杨洁的追求,她希望《西游记》有“情”。

  所以,《趣经女儿国》中,面对女王,一心求取真经的唐僧说出了那句“来世,若有缘分……”

  配曲《女儿情》中,许镜清原本写作“悄悄问哥哥,女儿美不美”,杨洁把“哥哥”改成“圣僧”。她说,女王就是女王,虽然有情,也会碍于身份,该叫“圣僧”才对。

“趣经女儿国”中女儿国国王与唐僧。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趣经女儿国”中女儿国国王与唐僧。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一个称呼的差别,“圣僧”多了些许矜持,也多了些对命运的无奈。

  孙悟空自五行山下被唐僧救出。在借宿的农户家,唐僧坐在油灯旁缝制虎皮裙,一旁的孙悟空用手遮住吹来的风,并把油灯往师父的方向挪了挪,好让他看得更清楚一些。

  而当孙悟空去救被黄袍怪变成老虎的师父时,原著中,他还趁机挖苦了唐僧,但在电视剧中,却只剩下一句声音发颤的“师父”。

  细微之处,见诸真情。正如鲁迅所说,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

  细节二

  《西游记》有情,也有景。既有中国的很多名山大川,也有文化内涵深厚的古寺道观,更不乏飞天入地的大场面。只不过,很多精彩又流畅的镜头,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天河牧马”一节中,为了呈现万马奔腾的场景,王崇秋把自己埋进土坑里仰拍,因为马蝇的叮咬,他一度得了白癜风。

“天河牧马”的场面。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天河牧马”的场面。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智激美猴王》中,有个镜头是百花羞公主打猎,追兔子。那个时候的摄像机还不是摄录一体,兔子一跑,王崇秋扛起摄像机跟着跑,有人抬着录像机、杨洁盯着监视器,几个人一起追兔子。

  没有拍摄所需的移动轨,王崇秋就上树、爬山,利用自行车、三轮车……还有的时候,跑到了大巴车车顶上,只为了取一个俯视角度。

  神仙妖怪上天入地,需要很多快速移动的镜头。每到坐长途车,王崇秋一瞄到路边没有现代化的电线杆,就赶紧拍点活动背景,飞机上拍云海,汽车上拍夜景,轮船上拍大海……

  她原本有“恐高症”,但经这么一折腾,《西游记》拍完,竟然莫名其妙就好了,“扛起摄像机,我就好像什么都不怕”。

  细节三

  当然,82版《西游记》也并不完美,比如特技,简直土味十足。在孙悟空升空的一刹那,甚至能看到脚下有个蹦床。某些画面中,“吊威亚”也看得很清楚。

  “拍续集的时候,火德星君放火,水德星君放水,都可以用三维技术完成。但当时不行。”王崇秋回忆。

  虽然条件艰苦,但每个人都很用心。

  比如,《大战红孩儿》一集,红孩儿放火烧孙悟空,六小龄童裹上厚厚的石棉衣,真烧。他说,拍完这场戏,最大的感受是知道了快被烧死是怎样的……

“大战红孩儿”中,孙悟空被火烧了。这一幕也是很真实的拍摄。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大战红孩儿”中,孙悟空被火烧了。这一幕也是很真实的拍摄。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由于吊威亚的钢丝太细,六小龄童、马德华都曾从空中摔下来过,有一次,闫怀礼跌下来,险些把一边拍摄的王崇秋砸晕。

  还有当时很多已经成名的艺术家,把一个小配角也演得活灵活现。“镇元大仙”吴桂苓、“太上老君”郑榕,还有“王母娘娘”万馥香……

  他们没有保镖和保姆车,大家的待遇相差无几。凡是有神仙出场,大多会利用干冰制造祥云缥缈的效果。干冰很冷,站在里头一会儿腿就麻了。但郑榕却基本都是站在“云”里不动,怕的是耽误拍戏的时间。

  “老艺术家们,都是为别人着想。”王崇秋说,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大家也没人想过成名,只想着怎么把眼前这件事做好。

  细节四

  从某种程度来说,82版《西游记》剧组确实很穷。导演杨洁身体不好,但几乎每次拍摄完成,都会抢着拎上轻一点的包裹,带着大家一起给道具分类、装车。

82版《西游记》拍摄过程中。王崇秋供图

82版《西游记》拍摄过程中。王崇秋供图

  吃的也简单。有时是稀饭,有时是鸡蛋汤,后勤人员拿大桶装好抬过来,配上馒头咸菜,偶尔能给一截香肠。在北京拍戏,演员们就到杨洁家里做饭,她自己贴钱买米买菜。

  为了尽量省钱,也为了拍摄方便,剧组里找了一批班底演员,负责客串一些小但又不可缺少的角色。主演们也得时时准备救场,连场记于虹,也被“抓来”出演过《天竺收玉兔》中公主的母亲。

  虽然尽量节省,300万的预算还是很快用完了。幸亏饰演“多目怪”的李鸿昌帮剧组找到了300万贷款,使《西游记》逃脱了被“腰斩”的命运。

  但由于种种原因,《西游记》被砍掉5集,不得不说,这给剧组留下了一个遗憾。

  所以,到了1998年,看到很多老演员都走了,自己身体也不好,杨洁才有了续拍《西游记》的想法。那时,她已经70岁了。

  细节五

  一群敬业的人,拍出了一部《西游记》,也映射了百味人生。

  演员精湛的演技、恰到好处的配乐、凝练直白的台词,早已悄无声息渗透到每个人的心里。那么多人被这部剧征服,也绝不仅仅因为剧组的认真。

“智激美猴王”中,孙悟空与师父消除误会后重逢。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智激美猴王”中,孙悟空与师父消除误会后重逢。图片来源:82版《西游记》视频截图

  有人觉得,这部《西游记》之所以能成为中国人记忆深处的经典,是因为当时娱乐方式比较贫乏,能看的台就那么几个。

  这话不是毫无道理。岁月自带怀旧的滤镜,大多数情况下,总能给过去的作品加点分。但它也是一张滤网,是成为经典还是流于泛泛,观众最终会给出准确的选择。

  三十多年来,《西游记》被翻拍、被改编,最终呈现的模样各有千秋,却没有一部能取代82版《西游记》的地位。

  当年,杨洁在接受采访时曾如此解释82版《西游记》为啥火了那么久,“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

  如王崇秋所言,这也许就是对“情怀”最好的注解。(完)

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